作者簡介

西澤保彥

1960年出生於日本高知縣,美國艾可德學院(Eckerd College)創作法專修,畢業後曾任高知大學助教等職務,後展開寫作活動。95年以本格推理作品《解體諸因》(尖端出版)出道造成震撼。

此後一直以融合科幻性的設定與本格推理而成的獨特作品,持續深深吸引讀者,近期著作有:《幻視時代》、《以必然為名的偶然》、《紅線的呻吟》、《她不在了》等。

首度跨足音樂實寫領域的推理解謎之作 <<幻想即興曲-偵探響季姊妹~蕭邦篇>> 中文版

5 / 25各大通路 謎底揭曉中前往購買

故事大綱

鋼琴教師野田美奈子因有殺夫嫌疑遭到逮捕。

但,小學生古結麻里於事發當時,在別處親眼目擊美奈子正在彈奏鋼琴。麻里長大後,以該案件為原型寫成小說,但⋯⋯ 案發過後四十年,取得該份文稿的編輯:姊姊響季智香子(28歲)與新進鋼琴家:妹妹永依子(25歲)一同推理真相。

當時彈奏《幻想即興曲》的人是誰?


真兇又是誰呢?

【第一章 波蘭舞曲I】

香子挺起上半身,越過妹妹的身體上方,把《幻想即興曲》那疊原稿拉過來。

「啊,這是古結的?」

永依子也抬起身體,定睛凝視姊姊手上的東西。

「在這之前我也在Skype裡提過,這是作者古結以往昔的親身體驗為原型所寫的推理小說。古結現在定居東京,但她小時候住在一個名叫『吾箭戈市』(譯註:日文發音為『妖異』之意。)的地方。一九七二年,當地發生一起某男性開業醫師遭到殺害的案件,在這份原稿當中,跟這起殺人案相關的人物,包括古結本人在內,全部都以本名登場。」

「妳是指這件事啊。根據小香妳在Skype中約略提過的故事,我記得古結曾經為有殺夫嫌疑而遭到逮捕的妻子做不在場證明。」

「對,提出證明的還不止古結一個人,還有一個是古結當時也在讀小學的同年級同學。這個不在場證明近乎完美,但那位妻子自己否定了,然後遭逮捕下獄。」

「古結不能接受這件事,自己做了多方調查,之後以將它寫成小說的形式,試著再次驗證。」

「成品就是這份原稿了。因為是八○年代後半寫就的,所以它就像這樣依然是手寫稿。古結在作品中,對於身為嫌犯的妻子之所以否定己身不在場證明的謎團,以及犯案的真兇,做出她自己的結論。但對於解答篇大唱一百八十度反調的不是別人,正是小依妳。」

【第二章 前奏曲I】

治郎正在迷惑,突然……咚地一聲。

某個讓他感受到重量的鈍重衝擊,從紙門另外一邊,迅速透過地板傳來。

他還沒來得及驚訝:「怎麼了?」就聽到一聲「哇」的叫喊,是一真。

善治郎慌忙打開紙門,衝到櫃檯。

「怎、怎麼了?」

一真好像靠在冰箱上那樣,全身抽搐。手腳漫無目的地掙扎。像是陷入沼澤,快要陷溺進去似的。

一個男人橫倒在店面玄關口與陳列秤重販賣的糖果點心的架子中間的地上。他身穿白色襯衫灰色褲子,身形偏瘦,一個皮製手提包落在腳邊,看來是屬於他的東西。他一副很痛苦的樣子,不斷地呻吟著什麼。

男人蜷縮的背朝向善治郎,所以看不到他的臉,但從他的背影看來,善治郎覺得他應該跟這個人很熟,但腦中一時想不起他的名字。一真倒是代替他,用宛如勉強擠出來的聲音說出口:

「野、野田老師……」(譯註:日文當中如醫生、律師、老師、作家等專門職業的尊稱皆為『老師』。)

對了,他是「野田醫院」的第二代院長,但他沒有餘暇去接受這件事。

「突、突然,一下子,那、那個女人就突然……」

聽到一真這句話,善治郎的視野一角總算捕捉到一個正從路上往店內窺視的人影。他驚覺抬起頭。

「那個女人突然把野田老師……」

善治郎看到那女人,瞬間聯想到在拍給小孩看的特攝科幻電影中登場的,打扮奇妙的外星人。不管毛衣或寬版褲,以及蓋住整顆頭的圍巾都是黑色的,而且還戴著一副大到遮住半張臉的墨鏡。他從沒在這附近看過這人,很明顯地是個可疑人物。

「喂,喂!妳站住!妳站住!妳是誰啊!妳到底對野田老師做了什麼……」

【第三章 前奏曲 Ⅱ】

「野田醫師被殺的案件?嗯,既然是熟識的人,而且竟然還是被妻子殺死。我很震驚。或許也因為那件事發生在我即將到壽峻市升學前的春假吧,我印象非常深刻。」

「那麼,阿正,你認為是美奈子阿姨殺了她丈夫嗎?」

「咦?不管我怎麼想,她已經被逮捕,而且判決也定讞了。我記得她現在應該是在服刑吧。」

「你聽我說……」麻里仔細說明她與莊太一起目擊的那部分的過程。

「這些話我聽我媽媽說過。說案發當時,有小孩子在美奈子阿姨家見到她。我倒不知道是麻里妳跟莊太。但這終究是你們搞錯了吧?」

「所謂搞錯,是警察告訴我們,我們所以為的美奈子阿姨其實是別人,鋼琴演奏其實是錄音帶。」

「妳看吧。」

「不,那是美奈子阿姨。」雖然還無法確信,麻里卻在此時堅持斷定。「在那之前我都以為,美奈子阿姨應該不會認下自己沒有做過的案子。所以我無法反駁警察,但如果她有非如此不可的理由,就另當別論了。」

「咦?非如此不可的理由?」

「美奈子阿姨在包庇某個人。」

「包庇?怎麼可能?包庇誰?竟然有個人讓她不惜謊稱自己殺死丈夫,也非要包庇——」

「我就是覺得有,才這樣問你的啊。」

「為什麼問我?」

「與其說是問你,不如說我覺得你媽媽或許有些線索。」

「咦?問我媽媽?」

「我推測,美奈子阿姨包庇的人,或許跟『夢鹿樂團』有關。」

「媽媽不可能會有線索的。因為如果有,在我們家就會成為話題,我也會聽過。可是這種事情我完全——」正人的目光突然飄忽游移。

「咦?等等……我想起來……」

【第六章 幻想曲I】

「噯,話題岔開一下,小依妳聽到《幻想即興曲》的時候有想起什麼嗎?」

『啊?』

聽到出乎意料的問題,永依子大大的眼睛睜得更圓,愣住了。

『呃,難道是剛剛波蘭話題的延續?應該不是吧?妳說的《幻想即興曲》,是那個所謂的《幻想即興曲》?弗里德里克.弗朗齊歇克.蕭邦(Fryderyk Franciszek Chopin)作的?四首即興曲中最後的那首?正式名稱是《升C小調第四號即興曲》?」

「它有正式名稱啊?」

『雖然不知道正式名稱這種說法是否恰當,但,《幻想即興曲》是蕭邦死後,他的朋友朱利安.馮塔納修改樂譜時冠上的曲名。』

「啊?是這樣嗎?」

『所以它原本只叫做《即興曲》而已。』

「妳說蕭邦死後,是怎麼回事?」

『就是生前沒有發表的意思啊。這件事很有名,蕭邦留下遺言,說自己死後希望把樂譜燒掉。』

「咦——我沒聽說過。這曲子明明這麼有名。為什麼要把它燒掉,為什麼?是他自己不喜歡嗎?」

『原因有很多種說法,比如說,因為該曲與伊格納茲.莫歇勒斯(譯註:Ignaz Moscheles,1794~1870,猶太裔捷克作曲家,鋼琴家。)在跟蕭邦作該曲同年發表的即興曲,兩者的主題很相似⋯⋯之類的。』

「莫歇勒斯?這誰啊?」

『跟他同時代的大鋼琴家,他為了女兒艾蜜莉,聘請蕭邦教授她鋼琴,這事很有名。』

「哦,那,還有其他說法嗎?關於他留下這個遺言的原因。」

『我也曾經聽過,說蕭邦很煩惱《幻想即興曲》的開頭部分跟貝多芬鋼琴奏鳴曲《月光》第三樂章的裝飾樂段(譯註:cadenza,又稱華彩樂段,協奏曲或詠嘆調等接近尾段時,由獨奏或獨唱者賣弄技巧的過門。十九世紀前協奏曲的裝飾樂段都是即興,但自貝多芬以後大多由作曲家或獨奏者事先撰寫。)很相似。』

懸疑價 $320

幻想即興曲

偵探響季姊妹 蕭邦篇

5 / 25 各大通路 謎底揭曉

5 / 25各大通路 謎底揭曉中前往購買

【第一章 波蘭舞曲I】

香子挺起上半身,越過妹妹的身體上方,把《幻想即興曲》那疊原稿拉過來。

「啊,這是古結的?」

永依子也抬起身體,定睛凝視姊姊手上的東西。

「在這之前我也在Skype裡提過,這是作者古結以往昔的親身體驗為原型所寫的推理小說。古結現在定居東京,但她小時候住在一個名叫『吾箭戈市』(譯註:日文發音為『妖異』之意。)的地方。一九七二年,當地發生一起某男性開業醫師遭到殺害的案件,在這份原稿當中,跟這起殺人案相關的人物,包括古結本人在內,全部都以本名登場。」

「妳是指這件事啊。根據小香妳在Skype中約略提過的故事,我記得古結曾經為有殺夫嫌疑而遭到逮捕的妻子做不在場證明。」

「對,提出證明的還不止古結一個人,還有一個是古結當時也在讀小學的同年級同學。這個不在場證明近乎完美,但那位妻子自己否定了,然後遭逮捕下獄。」

「古結不能接受這件事,自己做了多方調查,之後以將它寫成小說的形式,試著再次驗證。」

「成品就是這份原稿了。因為是八○年代後半寫就的,所以它就像這樣依然是手寫稿。古結在作品中,對於身為嫌犯的妻子之所以否定己身不在場證明的謎團,以及犯案的真兇,做出她自己的結論。但對於解答篇大唱一百八十度反調的不是別人,正是小依妳。」

【第二章 前奏曲I】

治郎正在迷惑,突然……咚地一聲。

某個讓他感受到重量的鈍重衝擊,從紙門另外一邊,迅速透過地板傳來。

他還沒來得及驚訝:「怎麼了?」就聽到一聲「哇」的叫喊,是一真。

善治郎慌忙打開紙門,衝到櫃檯。

「怎、怎麼了?」

一真好像靠在冰箱上那樣,全身抽搐。手腳漫無目的地掙扎。像是陷入沼澤,快要陷溺進去似的。

一個男人橫倒在店面玄關口與陳列秤重販賣的糖果點心的架子中間的地上。他身穿白色襯衫灰色褲子,身形偏瘦,一個皮製手提包落在腳邊,看來是屬於他的東西。他一副很痛苦的樣子,不斷地呻吟著什麼。

男人蜷縮的背朝向善治郎,所以看不到他的臉,但從他的背影看來,善治郎覺得他應該跟這個人很熟,但腦中一時想不起他的名字。一真倒是代替他,用宛如勉強擠出來的聲音說出口:

「野、野田老師……」(譯註:日文當中如醫生、律師、老師、作家等專門職業的尊稱皆為『老師』。)

對了,他是「野田醫院」的第二代院長,但他沒有餘暇去接受這件事。

「突、突然,一下子,那、那個女人就突然……」

聽到一真這句話,善治郎的視野一角總算捕捉到一個正從路上往店內窺視的人影。他驚覺抬起頭。

「那個女人突然把野田老師……」

善治郎看到那女人,瞬間聯想到在拍給小孩看的特攝科幻電影中登場的,打扮奇妙的外星人。不管毛衣或寬版褲,以及蓋住整顆頭的圍巾都是黑色的,而且還戴著一副大到遮住半張臉的墨鏡。他從沒在這附近看過這人,很明顯地是個可疑人物。

「喂,喂!妳站住!妳站住!妳是誰啊!妳到底對野田老師做了什麼……」

【第三章 前奏曲 Ⅱ】

「野田醫師被殺的案件?嗯,既然是熟識的人,而且竟然還是被妻子殺死。我很震驚。或許也因為那件事發生在我即將到壽峻市升學前的春假吧,我印象非常深刻。」

「那麼,阿正,你認為是美奈子阿姨殺了她丈夫嗎?」

「咦?不管我怎麼想,她已經被逮捕,而且判決也定讞了。我記得她現在應該是在服刑吧。」

「你聽我說……」麻里仔細說明她與莊太一起目擊的那部分的過程。

「——這些話我聽我媽媽說過。說案發當時,有小孩子在美奈子阿姨家見到她。我倒不知道是麻里妳跟莊太。但這終究是你們搞錯了吧?」

「所謂搞錯,是警察告訴我們,我們所以為的美奈子阿姨其實是別人,鋼琴演奏其實是錄音帶。」

「妳看吧。」

「不,那是美奈子阿姨。」雖然還無法確信,麻里卻在此時堅持斷定。「在那之前我都以為,美奈子阿姨應該不會認下自己沒有做過的案子。所以我無法反駁警察,但如果她有非如此不可的理由,就另當別論了。」

「咦?非如此不可的理由?」

「美奈子阿姨在包庇某個人。」

「包庇?怎麼可能?包庇誰?竟然有個人讓她不惜謊稱自己殺死丈夫,也非要包庇——」

「我就是覺得有,才這樣問你的啊。」

「為什麼問我?」

「與其說是問你,不如說我覺得你媽媽或許有些線索。」

「咦?問我媽媽?」

「我推測,美奈子阿姨包庇的人,或許跟『夢鹿樂團』有關。」

「媽媽不可能會有線索的。因為如果有,在我們家就會成為話題,我也會聽過。可是這種事情我完全——」正人的目光突然飄忽游移。

「咦?等等……我想起來……」

【第六章 幻想曲I】

「噯,話題岔開一下,小依妳聽到《幻想即興曲》的時候有想起什麼嗎?」

『啊?』

聽到出乎意料的問題,永依子大大的眼睛睜得更圓,愣住了。

『呃,難道是剛剛波蘭話題的延續?應該不是吧?妳說的《幻想即興曲》,是那個所謂的《幻想即興曲》?弗里德里克.弗朗齊歇克.蕭邦(Fryderyk Franciszek Chopin)作的?四首即興曲中最後的那首?正式名稱是《升C小調第四號即興曲》?」

「它有正式名稱啊?」

『雖然不知道正式名稱這種說法是否恰當,但,《幻想即興曲》是蕭邦死後,他的朋友朱利安.馮塔納修改樂譜時冠上的曲名。』

「啊?是這樣嗎?」

『所以它原本只叫做《即興曲》而已。』

「妳說蕭邦死後,是怎麼回事?」

『就是生前沒有發表的意思啊。這件事很有名,蕭邦留下遺言,說自己死後希望把樂譜燒掉。』

「咦——我沒聽說過。這曲子明明這麼有名。為什麼要把它燒掉,為什麼?是他自己不喜歡嗎?」

『原因有很多種說法,比如說,因為該曲與伊格納茲.莫歇勒斯(譯註:Ignaz Moscheles,1794~1870,猶太裔捷克作曲家,鋼琴家。)在跟蕭邦作該曲同年發表的即興曲,兩者的主題很相似⋯⋯之類的。』

「莫歇勒斯?這誰啊?」

『跟他同時代的大鋼琴家,他為了女兒艾蜜莉,聘請蕭邦教授她鋼琴,這事很有名。』

「哦,那,還有其他說法嗎?關於他留下這個遺言的原因。」

『我也曾經聽過,說蕭邦很煩惱《幻想即興曲》的開頭部分跟貝多芬鋼琴奏鳴曲《月光》第三樂章的裝飾樂段(譯註:cadenza,又稱華彩樂段,協奏曲或詠嘆調等接近尾段時,由獨奏或獨唱者賣弄技巧的過門。十九世紀前協奏曲的裝飾樂段都是即興,但自貝多芬以後大多由作曲家或獨奏者事先撰寫。)很相似。』

懸疑價 $320

幻想即興曲

偵探響季姊妹 蕭邦篇

5 / 25 各大通路 謎底揭曉

5 / 25各大通路 謎底揭曉中前往購買

美女姊妹偵探系列,揭幕!

殺人時刻響起的蕭邦

是受眾人喜愛的曲子

那時我目擊到的演奏者是誰?

一切的謎團與情念,

終於在一部小說中開花結果,

出現在響季姊妹面前⋯⋯!

「推理之雄」推出巔峰之作